Come on! Magicは消えたりしない

这首歌是Wonderful Wonder World*,Log no Horizon ED。尽管心情比较复杂,但还是久违地来个欢快的BGM吧。

我去北京回来了,然而没找到合适的时间补上wiki中的记录;希望当我这么做的时候不要忘记了曾经发生的事情。“英才计划-走进计算机世界冬令营”。

当时写的总结是这样的。

从南国走来,迎着凛冽的北风,我们一行人来到了清华大学,来到了这个冬令营。

从未体验过寒风刺骨的感觉,从未在结冰的河面上行走,也从未与如此多的志同道合的同学们相聚;我们从全国各地而来,从五湖四海而来,一同度过了一段难忘而有意义的时光。

在山的那一边,有海;在海的那一头,有山。走得越远,越能看到更多的风景;看得越远,越是感觉到自己的渺小。看到学长们的展示,感到了自己的差距,不努力追上他们的话不行呢。

在计算机工坊活动中,久违地体验到了「一同协作」来做些什么东西的感觉。牛教授很用心地给我们讲解蚁群算法,而我们亦认真地参与其中,完成任务。老师说,我们这是「超研究生级」待遇。作为福建第一届的计算机学员,不能不说我们是幸运的,在这几天的活动中更是切身的感到了这一点。
Day 4的下午,我们参观了BUAA的VR国家重点实验室以及Microsoft的亚洲微软研究院。这是一直以来都憧憬的地方,参观之后才知道「啊,我们已经能做到这些了」。技术发展是日新月异的,用《三体》中的话说就是「技术爆炸」。在不久以后的未来,我们也将加入到这些Researchers的行列中去。

这几天来也一直受到各位老师的关照,无论是生活上还是学习上,由衷地对所有的、和蔼的老师们表示感谢。

冬令营已然接近尾声,但同时这也是新的旅程的开始,在前方想必有更多未知的、令人兴奋的东西在等待着我们吧。Programming的六年间,不断地探索,不断地学习。「过程就是奖励」(Jobs),「挫折也是乐趣,结果那是无意」(Sen)。怀揣着对计算机的热忱,Here we go!

此后我又去了FCSC NOI2016冬令营,亦即省选一试。感觉就是,这里的题好鬼畜啊……我或许并没有拿下NOI奖牌的志向,但我想在所能及之处走得更远一些。

顺便,宾馆楼下有家餐馆,名字已经忘了,不过两块钱可以随便打米饭管饱,饮料自助不要钱,有一道荔枝肉只要9元特别好吃,这要是开在学校对面……

回来之后要补课,新学期以来似乎感觉有些力不从心,但总得向前走啊。

此后是第一次的正式活动,除了大胡子的周昌乐教授外还有四个博士(研究?)生(也许有两个副教授?),接着就是我们三个同学了。确定了一年间的研究课题是“脑电混合控制机械臂搭积木”,还要能用语音来控制机械臂。于是我们就分成了控制/集成/视觉/脑电/语言(我)几个模块,语言统一C++,先各自学习一些基础知识。

Any way,我这里的处理仅限于搭积木相关,即便用keyword matching应该也可以实现一些效果;但是我想做的大概不是这么简单的东西吧。姑且买了现代汉语上下册回来学习语法……

HEAVY THINGS

我的爷爷在正月初八开始出现呕吐症状,此后一直卧床,直到前几天才被强行送去医院。我的姑姑是护士,她说可能是尿毒症,要去看看。

然后某天早上父亲就把爷爷送去医院了。

然后爷爷一直没有回来,住院了。

爷爷一直都很疼我,从我在母亲肚子里开始,他一直都牵挂着我。在他还能骑摩托车的时候,他经常载我去中山公园玩这玩那,打靶子,坐飞机,碰碰车……还常常带着我去KFC吃儿童套餐;这大概是我童年中色彩最鲜明的回忆了。

满满的幸福。一家人能够在一起,比什么都好。

十年过去,公园拆了,爷爷的视力到了几乎不能独自出门的地步。

看过去的照片,爷爷很有活力,脸上挂着微笑;但现在这也只存在于相片所寄托的回忆中罢了。

他在我出生之前患上了糖尿病,不能吃甜的东西,要长期注射胰岛素;尽管如此,也只能延缓并发症的到来。高血压,心冠病,直到现在,肾衰竭。

“如果控制得好的话,可以活五六年;但是如果不治疗的话,就没救了。”

“无论花多少钱都要治。”

至少,希望他能看到我成人,希望他能看到我的成长,希望他能看到我进入大学。

我看到了迄今为止比任何截稿日期,比任何作业都要沉重的Deadline。这条线只会往前走。

“不要在没有神明的世界里向神明祈祷。”

“但我仍然想相信奇迹。”

他一直都在忍耐;初八到现在这么多天都没有去医院,他所忍受的痛苦我又怎么能明白呢。

他不想去医院,是怕花钱。

昨天早上,他把身上的线全部拔掉了;他说他要回家。

“你怎么能回来呢?”

“你要看到他长大。就算是为了他,你也要继续治下去。”

在春节,他给了我几乎是所有人给我的金额的三倍的压岁钱。

“这是最后一次了。”

“存折还是先放在你那里吧。”

“你再和妈妈商量一下。”

但是,如果仅仅是为了给我省下上大学的费用而放弃治疗,我又怎能安心地继续学习,继续在这条路上走下去呢。

“有时候我们只能二者选择其一。”——但是,现在不是这样的状况。何とかする。

起码我还能继续写稿子,高中三年的学费我还能自己负担。

最好的情况下,六年的透析或许能够维系爷爷的生命。18万,不算药和住院费。这一个月他要连续做透析。

与此同时,大学四年的学费和生活费。我或许会远离这个城市;但我仍有牵挂。

写着写着,双眼模糊了。就此打住吧。

Report

最近我没什么时间写东西是因为都在写东西。有一个樱花计划,如果通过了就可以在暑假去日本一周,我一直向往的国度。因此我写了五篇科研报告,有一篇是日文的,意外的用日文写东西不是特别难,只是查语法花了点时间。但是我毕竟没有参加科技创新比赛,高中阶段唯一的大一点的奖状也只有NOIP提高二等,在全国一百多名计算机学科的学员中成为脱颖而出的四人之一大概并不容易吧。

起码,要怀揣着希望前进。

然后,在这周五我感冒了,一直躺到今天。刚才理头发,洗澡,换上了春天的衣服;好吧,接下来是新的开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