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初三

3月近况@随笔

三月下旬。

春冬交接之际,天气比较舒爽,然而还有各种各样的事情堆着。季节交替对我的鼻炎并不好,有点辛苦。

身上的棉质衣服差不多已经换下,在厦门已经能看到不少穿短袖行动的人了呢。

购入了数位板,随即发现自己是手残这一事实。果然画画的话还是先从纸上开始练比较妥当…临摹的话或许还可以(因为有钢笔可以用,但终究不是自己画的)。不过现在也没这时间了呢。

初三,下学期。

自己或许还是比较relax的状态然而这并不好。

就算是在读日语也比躺在床上消磨时光好吧。

直升工作开始了。

初二下学期期末考,六七十名左右。

初三上学期期中考,八九十名左右。

初三上学期期末考,三十二名。

成绩和荣誉对半排名。

持有NOIP奖状一等到三等,

市级一张,

校级两张。

还是很虚的。怎么都好这种话是骗人的呢…

若有God的话,愿与我同行吧。

另外,考虑了一下今后的发展方向。虽然很向往留学日本,但并不仅是语言的问题。考试的话无论如何是有办法的,经济上我没办法呢。存款证明或许有办法,但是经济来源证明就没办法了…

一次体育测试。

一次体育测试。

初三,开始准备体育中招。

开学第一周,一次体育测试。

下午四点三十分,凉爽的天气。

到了操场,开始考试。

跳绳。

实心球。

放学时间到了,五点三十五分到了。

一次漫长的体育测试。

仅剩的一千米长跑,是我们最后的项目。

分数最高,也最重要。

我们开始等待号码衣的分发,我们的体委在终点等着取衣服。

一个小时,过去了。

一次漫长的操蛋的体育测试。

班级开始零零散散,一切开始零零落落。

太阳越过了地平线,大地失去了金色的光泽。

夜幕落下,皎洁白月方未圆。

微风习习,凄清灯光散满地。

操场上,还有两个班。

体育委员走上前来,抱着一箩号衣。

我们穿上了衣服,开始准备报号。

体育老师开始叫人,两个同学迟迟没有应答。

有人在四周信步,对此毫不在意。

体育老师把单子一甩。

你们把衣服脱下来给六班。

一次漫长的操蛋的心酸的体育测试。

一分钟过去。

体育委员把单子收好,往班主任走去。

周边的同学开了口。

都这样了还跑什么跑,走了吧。

现在走了还能回来吗,留着吧。

我们在月光之下,继续等待。

十分钟后。

六班结束了他们的测试,仅剩的十个男生跑向主席台。

现在轮到我们了,却看不到人的踪影。

唯一留下的年段长和另一个体育老师。

我们走过去,想向班主任打电话。

你们不是不考了吗。

我们没有不考啊,我们一直在等着。

年段长之后,另一个体育老师开了口。

这不是你们的错,你们是受牵连的。

这只是一次测试,让你们知道考试的流程。

现在老师都走了,你们也回去吧。

一次漫长的操蛋的心酸的无力的体育测试。

拾起跳绳,向班级走去。

不知道是什么情感,但泪水还是在眼眶里打转。

已经初三了,理性压制于感性,无论如何我还是这样的人。

这样强烈的情感波动已经很久没有出现。

是啊,初三了。

狂奔回教室,在最后一阶楼梯上碰到班主任。

张老师。

嗯。

一次漫长的操蛋的心酸的无力的愉快的体育测试。

是啊。

是啊。

错不在我们,错也不在体育老师。

时间拖到这么久,这又能归咎于谁,无论顺序如何,总是要到这个时间才能结束。

错不在女生,错也不在体育委员。

她们第一个跑完了八百米,等了我们一个多小时,直到体育委员带着单子和一群男生跑掉。

体育委员在终点等着领衣服,等待了一个多小时,直到班主任让他们放弃。

错不在班主任,错也不在年段长。

张老师也等了我们三个多小时,我们肚子都也已经空空如也。

年段长更是等了所有同学三个多小时,直到最后才和体育老师离开。

考虑到同学们已经很辛苦才让大家回去。

只不过,一直等待到最后的我们又算是什么呢?等到最后,班主任和同学们都已经不在,空荡荡的操场,坚持着想要结束这场体育测试的我们,又算是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