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人的第一次Node.js

看看前一篇博文…… おわかりいただけただろうか(别说题解了连题都没补几道)

嗨,先不提这个了。在群里偶然看见一个看起来很让人心动的UI框架,再加上招新要印传单,我一拍脑子决定写(chao)一个再说。

六个小时的折腾之后,终于上线了初版。虽然连手册都没翻,但是凭着 游戏玩家 Misc选手 的直觉,魔改部署一条龙就直接A上去了(ry

Continue reading “年轻人的第一次Node.js”

Final Fantasy XIV 手柄输入偶尔会无响应的解决方案

タイトル:コントローラーが時々操作不能になるの対処法

本篇博文附带日语翻译。日本語訳付き(間違えたところがあったら教えてください)。

TL;DR: 用手柄游玩FFXIV的时候,如果发生硬件变动(包括新增和删除设备),将会导致手柄短暂失去响应。这是游戏本身的问题,但我们可以通过避免设备变动的发生来规避它。

まとめ:コントローラーでFFXIV遊んでいるとき、デバイスが検知もしく削除された場合、コントローラーが数秒間操作不能になる。これはゲーム自体の問題ではあるが、デバイスの検知・削除を避けることで、この問題を回避することができる。

Continue reading “Final Fantasy XIV 手柄输入偶尔会无响应的解决方案”

Re: Hello world!

由于最近连续被黑了好几次(说实话我很想知道是从哪个地方Hack的),终于重新安装了WordPress。

这个Malware的行为倒也很简单,就是修改Site Settings中的site_url,达成劫持的效果。顺便它还会改掉其它用户的密码并添加一个admin账户的样子。如果是我的话,我还会把源代码也加上后门(我当年好像给了777……)

今晚应该会换上HTTPS,再改个主题。换个二刺螈主题如何?

UPDATE @ 1:56 AM

找Tundra签了证书,给WordPress自带的主题加上点随机图片,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可能还有些东西没有完全迁移过来吧,不过也不知道接下来我还有没有力气写Blog。眼看着大二结束,接下来这个博客可能也会记录一些技术方向的东西吧。Wiki约莫是完全弃用掉了。

一年前的那篇广岛的博文还欠着呢(苦笑)。

刚才整理Widget的时候(它居然藏在options表里……),发现有好些友链已经失效了。不知道是迁移了,还是完全地轶失了呢。无法访问的链接被我一个个地删去,再手动把一些http链接改成https。不过这么久都没有上SSL证书,倒是也有些奇怪了(指自己)。

已经过去八年了吗;再过两年,我也许就完全地走出学校了。以后,我又能去哪里呢?

新たな未来へ

はたちになりました。

今年也是在这个时候迎来了考试周 – 虽说专业课预习起来是比较快乐,但还是要肝的。

照例回顾一下过去的一年吧。

首先是ACM:作为“给我们也整一个”的一员,摸了一年,未能出场现场赛,实在惭愧。队伍也在前个月解散了,现在我是“私、プログラミング力は平均値でって言ったよね!”的一员,前几天在中大新手赛拿了校外季军。希望能和新的队友们一起走的更远(虽然说大二了还有资格打新手赛是比较丢人)

在Codeforces上爬到了R2000。在上紫之后怂了一阵子,把小号也养紫了之后扔掉,回到了主号。在某场Contest中造脚本拿了Top Hacker。今年立个上黄的目标吧。

接着是CTF:作为Kap0k的misc手又打了一年,可能还是没有多大长进,不过这个我也说不好。在xctf final的时候花了好久才把misc弄出来,虽然稍微有在往web手的方向努力但还是差得远吧。打了两场渗透,从拿不到shell到拿了一个shell,虽然很惨但还是蛮有趣的。今年应该会趁着寒假多做一点Hack The Box的题。大哥们带我打。

然后是外语:日语N1满分,还是能吹一下,虽然说N1只是学日语的开始。Esperanto完全没有长进。英语不好说,读题能力应该是Up了。六级和比赛冲了,等有机会了再说吧。感觉自己英语和日语口语水平都不太行,但又不太知道怎么整。莫得钱。

还有什么呢?期待一下长达约两个月的寒假?哦,在暑假还去了一次广岛大学,有机会的话想在大四再去一年,为此也要在接下来的考试周努力一虾。买了好多原作回来,俺がいる和安達としまむら应该够我啃好久了。やがて君になる也完结了,第八卷实在是甜,敲碗等二期和舞台安可。LIVE去了两三个吧,好像是应该多练一练俯卧撑之类的(想起了挂掉的体测和体育素质),打Call打不完一整场…是我的问题…吧?

闪之轨迹打完了,今年也没打什么别的东西。开始了FFXIV(Mana/Masamune),感受了一虾真正的MMORPG(虚假的MMORPG: SAO Games)。不过好忙啊没时间摸鱼。天天都在撸猫。

Ingress Recursed. 作为Agent真的度过了很长的一段时间,很庆幸能和这样的一个世界相遇。Ingress is more than a game.

线下见到了腹黑猫和烙饼,小学时经由少电认识的小伙伴们几乎都上了大学,并且经由各种机会能够相互见面,确实是一种很奇妙的体验。很高兴能认识你们,以后也请多关照。

随着交际圈大幅地向Tg转移,打开QQ和微信的频率也大幅下降了。有急事请 https://t.me/SJoshua 或者Call我。

最后,祝@H15teve 生日快乐。现在住在集训室里,也有点怀念当时天天窝机房的时候。

もっと強くなりたい!

一个百万AP的故事:记2019年6月HKIFS

BEGIN TRANSMISSION; LINK ESTABLISHED.
AGENT NAME: SJoshua
FACTION: RESISTANCE
CURRENT LEVEL: 15

UTC时间2019年4月25日至30日,全球各地的Agents协力解决了Dark XM Threat。作为成功达成目标的奖励,除了解锁了一块新的长得跟宣传时完全不同的牌子,在六月份的IFS中2小时的双倍AP奖励也得以升级成三倍AP。

作为一个想升到十六级的咸鱼,自然不能放过三倍AP的机会。想升级?刷AP啊!不想动?打IFS啊!IFS叠上三倍AP,那还不是美滋滋?自本场IFS开始,NIA新设了5k AP的下限(不达到这个数字不给牌子计数)以及500k AP的上限(超过这个部分的AP不翻倍)——这对大多数Agents没有影响就是了。

非常遗憾的是,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6月份大陆地区无法举办IFS;可三倍AP又非常有吸引力,所以有不少Agents跑去了香港/澳门参与IFS。而我,也是其中一个。

Continue reading “一个百万AP的故事:记2019年6月HKIFS”

华工(大学城校区)外卖攻略

本着中午能多睡一分钟是一分钟以及晚上能多摸一分钟是一分钟的原则,我在过去的一个学期里尝试了各种各样的外卖。

但是,在点外卖这件事上,同样在华工生活区,不同的宿舍有着不同的体验——比如说,住在C12的同学可以从美团或是饿了么里任选一家,回宿舍上楼梯口直接就可以拿走外卖享用,因为C12离保安亭很近,骑手们可以直接把外卖放在楼梯口。但是,住在C10的同学(指自己)大多时候只能走到C12保安亭,从地上的数十个袋子中找到自己的一份再走回C10。

这看似只是几步路的差距,却会导致一些惨剧的发生。比如说,我开学至今已经被偷了5.5次外卖了!第一次点外卖就中奖也未免太过悲伤……至于那0.5次,是小偷只拿走了饮料,把Pizza给我留下了。真是谢谢您了。

在这里,我只想对C12的同学说:xmsl。

某些暴利的好心的商家在外卖被偷时会给你补一份,但有的商家就不会;也有些商家表示15分钟内被偷可以补,超过15分钟你只能自认倒霉……但这本来由商家补偿也不太合理,却也没有什么好的解决方案。虽然有想过钓鱼执法,但一直没能找出时间来实践。等哪天闲了一定要把小偷挂上知乎(碎碎念)

在这里,我只想对偷外卖的同学说:nmsl。

Continue reading “华工(大学城校区)外卖攻略”

别了,爷爷

2019年3月14日,星期四。我接到了妈妈的电话,让我回家。上周日,爷爷又一次被送进了ICU;但这次医生告诉我们,继续待在ICU里面没有太大意义了。

本来买了周五晚上到家的票,但后来决定明天下午三点把爷爷接回家。医生又说,现在他靠呼吸机维持呼吸,可能坚持不了几个小时;于是,我将匆匆踏上归途,去和爷爷度过最后的几个小时。

幸运的是,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在走向成年的路上,我的家人一直与我相伴:给予了我生命的父亲和母亲,无微不至地照料着我的爷爷和奶奶,一直以来支持着我的姑姑和叔叔……是的,我是幸福的。也正因此,我也才能一路探索、成长而成为现在的我。

而现在,我终于要和家人告别了。

Continue reading “别了,爷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