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随笔

something about death

尽管我今天要赶早上的公交车得早起但是闭上眼睛半天还是睡不着觉,开始想很多很多事。
这不是什么愉快的话题,但是我想到了自己所认识的,见过面或没见过面,情谊深厚或者未曾来往的逝者们。儿时总是抱着我的祖母,邻居家的那个总叫我宝宝的爷爷,从没能见面的外公,还有外婆邻居那个看不见东西最终自缢的老婆婆,Ingress中由于车祸逝世的caaat,由于白血病离去的MuddyMaster,近日的椎名もた……
mota最后的Twitter让人有点捉摸不清(大人になったから魅力がなくなった、と。大人になってはいけないらしいですね)但除了祈愿以外,什么都做不到。
一生中总会经历这些,离别。然而我并不是哲学家,珍惜当下,还能与重要的人在一起的时光吧。除此以外,我们又能做些什么呢,仅仅是将这段记忆铭记在心罢了。
最后,愿他们一路顺风。

明明决定好了要写Wiki的说)

貌似又要遗忘了

说实话如果不下定决心的话连这篇Post可能都出不来呢)戳

希望是开玩笑吧~希望……

以上是和标题有关的内容。

=== 分割线 (喂!) ===

只打电子版的不好玩,我也想摔牌掀桌嘛于是我就加入了厦门日麻组织(咦什么奇怪的展开)

结果就是决定好了这周日去被人裱(咦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来了吗)。

现在的键盘有些键没法三个一起按所以决定买蓝牙接收器。

虽然好像很浪费不过是拿来玩的而已~

最近Zyx有点奇怪,如果只是我一个人觉得的话那就是我有点奇怪不过貌似不是这样的?

至今不明白他写了服务器想干啥,Lua毕竟就是Lua,比不上nginx,还非要取而代之,比起这个感觉更像是那个时候的那个人。我在那个时候碰到了Zyx,但是Zyx似乎没有在那个时候碰到那个人。

浩然和风色也许都可以理解上面一行。 刻意表现自己,还是证明自己的技术?在我看来他的技术能够做到这些是值得佩服的,但同样在我看来这些都是没有意义的举动。不只是玩,不是在本地测试,在服务器上试运行,而是取而代之,把原有的卸载掉,用云鹏的话说连后路都不给留,理由(理由这个词恰当吗?)是节约空间,莫名其妙的感觉到了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似乎有点可怕。不不,我想说的不是小学生也不是熊孩子,这是不同于那些的表现。它可以运行,目前也没有问题,但是这样的举动依然让我觉得有种莫名的无法明说的感觉。浩然说“现在zyx是rk 不过没有zyx了”,或许这是很贴切的解释不过依然和那时候有决定性的不同。是哪里呢……我或许不善于表达,但我相信阅读到这段文字的你可以理解这些。

总而言之最近还是很欢乐的,只是玩而已嘛,或许只是这样。just go away?另外或许在hangouts联系会好一点。-J.A.

哦,文字

它很神奇

简单的文字,描述出一些并不简单的东西。

或许华丽或许朴素,或许幽默或许严肃,或许轻灵或许深刻……怎样都好,但它记录了人们的思想,记录下了人们此时在想些什么,或许没有太多的记录,或许没法读出些什么,但它蕴含的东西总是比你想象的要多。

仅仅是一段文字而已,仅仅是一段随笔而已。文字比想象中的要神奇的多。

继续阅读哦,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