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 Hong Kong

在广州的自招面试后,我又踏上了下一段旅途。我无意记述广州的这段故事;不过,与云鹏一同在香港度过的四天三夜,还是值得留下些文字作为纪念的。

Day 1 @ June 16th

云鹏是早上的飞机,大约11点左右就到了。为了能早些会面,我也选择了最早的动车到深圳,再转地铁到深圳湾口岸;其实我本想15日来香港过夜,毕竟能在亲戚家住,不必多花住宿费,但之前订购流量卡的时候选了16日,也就这么安排了行程。

厦门到香港并不需要花费太多,200 CNY是足够的。动车票180 CNY,地铁 6 CNY,最后打车14 CNY,7点出门,13点左右能到口岸。

领流量卡时顺便买了转接插头,但后来发现没法用。出境的时候问问能不能退吧。这是我第三次来,不过之前住亲戚家,不需要自备转接头。

在香港,几乎所有的地方都能使用八达通。从小巴到大巴,从轻轨到地铁,从7-Eleven到各个餐馆,都可以使用Octopus来付款。可以说,八达通在旅行时是必不可少的。

搭乘B2P前往天颂苑,姨婆带我去大家乐吃了午饭,其时已经是下午两点。咖喱猪排饭 Plus Ice Cola,辛口カレー是我为数不多的能吃的辣的东西(虽然我还是更喜欢甘口)。

在家里休息到了三点半,接到云鹏已经从CUHK向Winland 800 Hotel出发的消息,我也就搭乘轻轨,转乘地铁,再换乘小巴,前往酒店与他会面了。W8H位于青衣,3-Star,需要小巴转乘才能到地铁站。周围有大家乐和7-Eleven,还算方便。

说到小巴,虽然没拍照,但感觉除了那台八达通收款机就没有现代的地方了。坐上小巴,一下感觉自己回到了好多年前。司机开起车来比较豪放,Google Maps上也不太容易找到车站(毕竟是私营的),座位也不多,大概有16座、18座这样。满客就走,没有报站,车费较便宜。考虑到路线,有些时候其实还算得上是不错的选择,算得上是这里的一个特色。如果去香港的话值得坐一次试试。

Check-in需要掏出港澳台通行证,这三个晚上的酒店都是云鹏事先找好并预付的。香港酒店似乎不需要押金,虽然之前用淘宝的”信用住”也并不需要押金。

客房的床挺小的,基本上就只有两张床和一个床头柜,不过其实也没啥关系。装修不是很好,有小小的独立卫浴,但是没送牙刷和矿泉水。不过在香港这个价位(~230 CNY / Night),能住在这已经挺不错了。楼层较高,可以看到货港,晚上的风景相当 Cool。

午饭吃得实在太晚,让我没有食欲吃晚餐。云鹏在大家乐点了个套餐,把红豆冰让给了我,我也就只吃了甜品;在大家乐对面的7-Eleven买了瓶果蔬汁和一个三明治。

在酒店前台买了两个转接头,每个20HKD。一天的路程让我们很是疲惫,云鹏晚上八点就睡着了,而我在吃完东西后也进入了梦乡。

Day 2 @ June 17th

也许是因为昨晚睡得太早的关系,早上四点多我们就都自动醒来了。虽然想要看日出,但被云和高楼遮住,我们只拍了一些夜景。

看了最新的一集GGO,发现流量卡每天消耗超过500M就会自动限速到20KB/s,不过网络连通性仍然不错,用用Telegram还是可以的。「魔王復活」!

思考了一下早上要去哪里,但没有得出什么结论——因为我们发现香港大多数店铺营业都很晚,基本上要到十点以后才开门,只在下午营业的店也是有的。香港的生活大抵如此。

下楼,在大家乐对面一个忘了名字的餐厅吃了早餐。大致上分成了几个套餐,每种套餐都有一定的自由度;我选了芝士肠、鱼排之类的,不得不说鱼排蘸着酱相当好吃。

随后,我们坐巴士前往旺角,找个McDonald蹭空调蹭网;云鹏表示,这是他进过的最难进入的一个麦当劳。它藏在一个商场的楼上,只有一个出入口,找起来花了些功夫。

尽管我们什么都没点,但还是找个地方坐了下来,掏出SB2,开始看周边的地图。发现附近好像有家街机厅已经开门,就一同过去了。

之前在日本的时候其实也去过街机厅,但是没有换零钱来玩,现在想想其实是有点想玩Project DIVA的音游的。

街机厅内不允许摄影,需要把钱都换成1 HKD的硬币才能玩耍。单人游戏基本上是3或6HKD,双人游戏则翻倍。太鼓达人两个人6 HKD可以打四首歌,不过打得有点手麻;接着是一个圆盘型的音游,两个人12HKD可以打三首歌,有动画,Basic难度体验不错,但滑条可能需要戴手套才能打得比较舒服。再下来就是赛车,两个人12HKD对战,赢的人——云鹏——可以再玩一轮Story Mode。

这样下来还剩下10个硬币,用6HKD玩了一个Taiko-Like的音游,但是有个鼓坏掉了。去找管理的婆婆,反倒被查了身份证(香港是限制16岁才能进街机厅)。

这样,加起来在街机厅玩了4个游戏,待了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就离开了。之后也去过别的街机厅看,但是机器的类型大致相同,也就没有再玩。

午餐是在附近的吉野家吃的;这时候有点恶心,不太吃得下饭,但看到吃的还是把一整个套餐都解决掉了。休息了一阵子,看到附近有科技馆和历史馆,就决定朝着那前进了。

接下来的路有些难受,我已经不太记得是怎么走过去的了。途中穿过了香港科技大学,可能走了15 mins。

科技馆分为两个展区,常设展区和特设展区,其中常设展区25 HKD,全日制学生免费;特设展区《飞越太空》5 HKD。随身带着学生证确实是正确的。

常设展区有三层,第四层是儿童游乐区,我们就Pass了。大致上是按照交通、力学、光学(这里有很多镜子,也有不少有趣的东西)、生物……这个样子分类的。有些表演会在特定时候进行,其中有个三层高的全馆最大的展品「能量穿梭机」,是一连串机关,能够让小球在其中滚动。虽然也就是这样的玩具一般的机械,但设计得非常精巧,值得一看。

特设展区好像是由波音赞助的,看到了它的Logo。大致上讲了一些航空航天的科普,还有一些给小朋友玩的飞行模拟器。

途中上了厕所,察觉到是恶心因为胀气,后来就好多了。出行吃东西还是节制一点,特别是冰饮(虽然我后面两天一点节制的意思都没有)。

出门直走去历史博物馆,这里有个免费的「香港故事」的常设展区,高两三层楼。从最底层的史前部分——香港地理、生态,到顶层的香港回归,都有丰富的展品。这是一个有故事的地方。

逛完出来,时间也不早了,因为晚上打算去太平山看香港夜景,我们搭乘地铁前往中环,开始觅食。

花了一些时间瞎走后,看到一家汉堡店,卖70 HKD,这还不算饮料;想了一想,我们决定去找另一家评价很高的汉堡店,Shake Shack。

走了多久,又找了多久就不说了,它的地址是商场4F,然而,我们在商场一期走到3F就看到天花板了。绕到二期,找到通往4F的电梯,这才发现整个4F都是Shake Shack。

还没进门,就看到店内一串长队;进了门,看到长队在店里绕了一圈,排到了后门外面;出了后门,发现队伍又绕外面的露台转了一圈。

不过其实也没有等太久,只是店内实在找不到座位。虽然外面没有空调,但景色不错,也就不太在意了。

这里的食物并不便宜;菜单上只有英语,营业员也只说英语。不过,来都来了,就大胆上吧;我和云鹏都点了Smoke Single,各一份Drink,再一起点了一份Cheese Fries,我的份总计是100 HKD。这是我吃过的最贵的一次汉堡,也是见过的排队排得最长的一家汉堡店。

云鹏吃完,表示有点过誉;我觉得口感确实不错,不过毕竟不是美食家,也写不出什么评论。

看着天色渐渐变暗,查了一下太阳落山的时间,差不多也应该去太平山了。

接下来的部分,只能说是一个悲伤的故事了。

首先是手机电量,我的充电宝没电了,手机剩下三分之一的电量,唯一的电源就是身上背着的SB2。暂且不说得频繁插拔来激活电源输出,这电流也很小,只能稍微续一点点。只能是关掉手机,希望在紧急时刻能派上点用处;毕竟和云鹏在一起,我们也不需要使用即时通讯软件。

我们开始往缆车站走,途中看到了不少东南亚的女性在街道两旁打地铺——就是一些纸板。进到Subway,也只留下了让行人通过的一个通道。我亲戚家也雇了一个女佣,在HK,她们只是廉价劳动力。

香港并不是一个所有人都过得很好的地方;世界上大概也没有这样的地方吧。虽说幸福的定义因人而异,但我觉得人还是应该要有一个「帰る場所」。

继续前行,我们看到了缆车站,旁边排着一个长队。心想还好,准备排队的时候,工作人员指了指马路对面,表示队尾不在这。

转头一看,妈耶!这排个锤子啊!

「我觉得不行。」「我也觉得不行。」

已经走到腿软的我心想,这样大概就可以转头回酒店休息了;然后,云鹏看了看BBS,发现还可以有大巴、小巴、出租车三个选项。

那就小巴吧;于是我们走到了咕咕噜给我们指的一个小巴站,准备搭乘1号小巴。

等了好久,小巴都没来,突然察觉到什么地方不对——大家都去始发站坐了,小巴位置又少,在半路上怎么可能上的去啊……于是和旁边俩妹子琢磨着打车,尝试打开滴滴,也能用。

「司机说要来了!」

「司机说他到了!」

四处张望,黑人问号。

就这么折腾了二十分钟,从地图上看,司机根本没有过来的意思。

我感到疑惑,「你是怎么跟司机说的?」

妹子说指着站牌上方的大字,「就这啊,站牌写的这个站。」

我当时差点没……「这是始发站,我们在这里……」

云鹏,「你这把司机给耍了。」

简直不忍心看后面的交涉。

但是,这还没完;我们所在的地方似乎是不允许停车的。下次要打车还是去的士站打吧,真是要命。不过,尽管如此,那位滴滴司机还是开了过来,把我们载到了山顶,也没有多收我们的钱,总计55 HKD。虽说我觉得给司机100 HKD也是应该的……

到站后看到一整个的士站的人,心里暗叫不好。不过来都来了……

上楼到瞭望台,但景色看起来感觉不太对,也看不到什么东西。又绕了半天,询问交警,走进了看起来很诡异的电梯,总算是找到了摩天台,发现这里也排着长队,他们手里还都捏着门票一样的东西。俩妹子就开始逮着人问,隐约好像听到一个阿姨对着她们说日语的「チケット」什么的,就过去问了句「下?」,对面就松了口气,告诉我们「はい、下!もっと下!」。道了句「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后,急忙搭乘扶梯到Ground去购买摩天台的票,每个人52 HKD。

来都来了,那还说什么呢?排队上楼拍照,景色确实是不错,只是风挺大的有点吓人。

然后我和云鹏就蹲在出口处等俩妹子,怎么等都等不到,找也找不着。「她们不会先走了吧?」「不至于吧?就为了一百港币?」「不至于呢。」

又过了一阵子,总算是等到了两位;一同下楼,这才是真正的试炼的开始。

下山同样有四个选项,大巴、小巴、缆车、打的。虽然我想坐缆车,但看到此处排队60分钟的牌子,我们就接着往下走了。大巴要转车,小巴可以坐的人数少,想了想就排了的士站的队。虽然说不管哪一边都有很多人,但看着的士好像频率挺高的,也就不太在意。数了数大概要70辆左右能轮到我们,一分钟也有两三辆的频率,我们就站着排队了。

掏出SB2,看了半集国家队,队伍走了1/4,感觉不错;但看完一整集国家队,队伍又走了1/8,我突然感觉有点不对了。合上电脑,发现的士的频率似乎降到了一分钟不到一辆,再看看时间,开始慌了。此时,有黑车司机过来说,你现在打车也要300 HKD,不如来坐他的车,每人100 HKD,我们没理他。

By the way,这时候我的小米手环计步已经近20k,路程已达13km,只觉得自己的腿快废了。

现在担心的已经不是能不能回去,而是有没有地方睡了——携程提示我们要在24点前完成Check-in,这还是预付款的五星级酒店。要是没地方睡,就真得跟知乎上的匿名用户一样,在麦当劳过一晚上了。

让我们稍微松了口气的是,云鹏打电话询问,得到了「一点前Check-in也可以」的答复。

就这么干等了至少100 mins,我们终于打到了车;到金钟站的时候,已经是23:59了。担心被司机宰一顿的我们录音、拍照取证,不过,下车的时候司机就照着计价器报了60 HKD。确实如云鹏所说,永远不要信黑车司机说的话。

又花了一些时间,顺利到达酒店,让人欣慰的是,房间看起来非常棒。洗漱用具、茶具、水这些自不必说,进入房间时取电卡插着,照明和空调都开着,电视也正在播放世界杯(虽说我们不太感冒),而且床超大(比起昨天的)!还有浴缸!五十九层窗外的风景也敲棒!

云鹏先冲了澡,之后我们一起去找7-Eleven买吃的。我选了水果、蔬菜汁和三明治,回到酒店后看着夜景吃了一顿。

泡进浴缸,感觉整个人都要融化了;大约凌晨2时46分前后,我进入了梦乡。

Day 3 @ June 18th

这两天睡眠着实不太规律;不过 ,我们还是得在早上八点多起床。今天要去迪士尼,也得先买套票。

虽说也有携程这一选择,不过我支付宝已经没钱了——穷得只剩现金(不)——在香港也没法充值,还是得去淘宝用花呗。

一个成人的套票是618 CNY,毫无疑问是比官网便宜的。这包含门票和三张餐券,分别是小食(爆米花 or 冰棒)、午餐和晚餐(以四点半为分界)。它会发两个PDF到你的邮箱里,其中包含两个二维码。其中一个二维码可以用来过入口的闸机,并打印一张门票;过闸机后,可以用另一个二维码在隔壁的机器打印三张餐券。

早餐吃的是大家乐,因为有不同的套餐,这几天可以大致上试一遍。云鹏吃了蜜汁鸡扒,我选的则是猪排加面。虽说最后猪排还是让云鹏帮忙处理了一部分,这个套餐的量实在是有点大。

各种饮料里,我们比较喜欢的还是冰咖啡。但是,收银员有时候会没注意到,可以用英文再重复一遍。

走了一段路,上地铁,换乘,再换乘,就到了迪士尼线。迪士尼线应该只在两站间往返,是特别订制的列车,窗户和扶手都是米奇的形状,车厢内也有着米奇的雕像,给人一种梦幻世界的感觉。

饮品和食物是不能带入迪士尼乐园的,此外,在里面不能用自拍杆。更多的规定可以在迪士尼乐园的官网上查到。需要寄存行李的话,可以在外面寄存,也可以在里面寄存,价格同样是110 HKD;不过,外面是按件收费,里面是自助的,按箱收费,刚好可以塞进我们两个人的包。总算是可以把包给放下了。

在寄存柜的门口,我们看到了许多小鸟,大约二三十只聚在一起。大概是习惯了吧,它们并不怕人;人走近的话,它们只是稍微移动一下,让出一条道来。

攻略上说,进了迪士尼,第一件事情是去领取Fast Pass。FP的作用是预定一段游玩时间,在上面显示的时间回到这个项目,即可不必排队快速入场。香港迪士尼总共有三个项目可以领取,不过,除了小熊维尼那个我们排的久了一点,其他的都大约在15 mins左右就进去了,也就没有了利用FP的机会。

在Google Play上可以下载到迪士尼的官方App,在里面会显示各个设施的位置以及等待时长,安排行程时很有用。

首先,我们去了几乎所有攻略都提到的「飞越太空山」。不过,现在似乎换了个名字,改造成了Star War的版本,但室内过山车的本质是不会变的。

几年前去方特的时候要坐过山车还会紧张,现在已经完全不会了呢。

迪士尼乐园由于它的定位,过山车不会非常恐怖。不过,虽然没有180°的轨道,80°左右的部分还是有的。眼镜可以带上(不带的话就只能看到一些光闪过去,游戏体验极差),但我怕眼镜飞出去,全程用一只手按着眼镜框。

不过说实话,我没有弄懂自己中途都看到了些什么……就当作是星际穿梭吧。

【我想我接下来的部分需要看着照片才能写,回家后再补充吧。】

在晚上8点的时候,在美国小镇大街上有「We love Mickey!」的投影Party,时长约10分钟。在中途,米奇搭乘着可移动舞台,出现在美国小镇大街的中部,将整个Party推向了高潮。大概YouTube上能找到一些录像吧。

迪士尼在20:45关闭,由于不想重复昨天的悲剧,我们看完投影Party就快速拿包跑路了。想着留点纪念,打开Ingress弄了两把Key,就搭地铁回去了。

第三天住的是第一天的那家酒店,之所以中间换了一家,是出于价格的考虑。从迪士尼过去其实很方便,只要两站地铁。

到青衣站时,在零食物语买了包糖,在争鲜寿司买了一盒腐皮什锦寿司,一盒9个/24 HKD。其实香港的寿司应该是比大陆便宜的,不管是外带还是回转寿司,何况这个价格是HKD而不是CNY。

回酒店,我们仍然需要搭乘小巴。在询问小巴司机是否有到酒店后,他在到站时提醒了我们,并热心地反复叮嘱我们要往回走一点,过马路要小心。

路过7-Eleven时买了瓶萝卜苹果汁、一杯苹果杯,云鹏则拿了一盒哈根达斯,分别都付了30 HKD左右。

回到酒店,聊了一会,就入眠了。

Day 4 @ June 19th

早上回到了正常的作息,七点半起床,刚好睡了8 hours。

云鹏要赶早上10:55的飞机,可能还是走得晚了一些;在大家乐最后吃了一顿早饭后就接着一起往青衣站赶了。这顿饭把我们俩的八达通都刷到了负额——Octopus是有一定额度的,新卡可以刷到-50 HKD,但到负额后就不能再刷。这个设计应该是为了让旅客不至于无法完成旅途,同时不至于把卡用完就丢掉。

云鹏觉得时间上有点赶,虽然我觉得应该在起飞前还留出了一个半小时,因为Google Maps上显示Airport Express只要18 mins。和云鹏告别后,我就回到了亲戚家,打下一些文字,接着买些お土産,在大家乐吃了顿午饭,踏上了归途。

动车是14:49开的,而我买完东西是12:49。2 hours 应该是够我到深圳北站了,不过这也算得上是一个意外 —— 我记成了 15:49。

区别其实也不大,毕竟在连续两天的 1/3 Marathon 路程后,我的腿还没缓过来,不是很愿意坐地铁。

出关前,阳光明媚;出关后,倾盆大雨。不过我带了雨伞,打车、进站,还算顺利。进到动车站,刚好开始检票,也就留出了十几分钟的余裕。

在动车上,我打下了剩下的这些文字,到了厦门北站后接着打车回家。

同安似乎接下来的十天都会有雷阵雨,深圳这边可能也要有台风。回家后,还有许多事情要忙:稿子、翻译、视频、志愿……

Day 4的记录也就到这里了。

Postscript

这便是这段旅程的故事了。

在香港,你可以遇到来自世界各地,说着不同语言,有着不同肤色,穿着不同服装的人。几乎所有地方,都有繁体中文和英文双语标注;几乎所有地方,都有着粤语、普通话、英文三语播音。文化在此处交融:无法很好地用文字表达,只是,我在迪士尼的「小小大世界」中体验到了这样的一份感动。

尽管之前听说「香港人对内地人不友好」「你说英文会被尊重,说普通话就会被看低」之类的,但其实在这几天的旅程中,我并没有这样的体验。当然,在服务业,我们不太可能被粗暴地对待。如云鹏所言,我们也没有太多的机会去接触市民,去了解他们的看法;不过,我们确实在这里度过了愉快的一段时光。

和SF Group中的各位相识多年,之前也曾在厦门与指针、云鹏见过面,这次能和云鹏一同出来旅行真的很开心。

暑假,让我们在杭州再会!

To see the future

在放置了博客四个月后,我回来了。并不是忙到没法写博文,只是不知如何描述自己最近的这些日子。

现在,前半战结束了;等待着我的是6月11日的后半战,华南理工大学的自主招生面试。尽管赌上了未来,但我并不紧张。

在6月9日这个「间章」里,让我用一些文字,讲述一些近日的故事吧。

同安一中第16周周考

实际上我也不知道是第几周,不过小细节就不要在意了。

面对高考,我并不紧张;但这并不是因为我对每个科目都很有自信,而是因为我将「未来」下注了。要说最后的状态的话,语文随性,数学尽力,理综看命,英语看题;我并不打算去核对答案,对我来说,只有本一线这一个分界线。

我的考位在高三十三班的倒数第二排,也恰是我平时坐的位置;如果选了日语,就没法坐在这里了吧。在自己的位置上考试有种奇妙的感觉,虽然大概于分数是没有加成的。

在群里看到了几道英语错题,至少这场考试没法打出「Perfect」的判定了。外语到底是不是应该选择日语,这也很难说;毕竟考场如果在一中还好,如果在其他学校就比较麻烦了。就算考场在本校,考场里恐怕也不会有几个人吧。只是,选择日语的话,以全国卷的难度,能保证120分的选择题拿118分以上,30分的作文拿24分以上,甚至还可以玩口语考试(不对)。

但无论如何,只要没影响到本一线,还是谈不上后悔的。毕竟,现在,比起日语,我更需要的是英语的能力;最后,也想多听听马老师的课。

我放弃了语文的所有背诵篇目,到最后6分拿了2分,因为考了一篇论语。并不是说我讨厌这些古诗文,但我确实鼓不起劲去背诵它们;对我来说,学习新的语言,背记语法和词汇要比这有趣得多。尽管如此,在那两天的晚上,和邓鹏辉、钊哥从一个点讨论到另一个点的时候还是很开心的。

到最后,这可能也只是一场普通的考试。大家说每科都简单,但唯独理综我实在没有自信;不过,作为同安一中的学生,作为十三班的学生,至少本一线的自信还是要有的吧。

未来的赌注

我大概是一个以「未来」下注的,疯狂的赌徒。

刚入学,我把「高一上学期」押在了「文化课」和「数学竞赛」上。这让我获得了留在科技班的资格和对数学的热情。

后来,我把「高一下学期」和「高二上学期」赌在了「信息竞赛」上。然而,这些筹码不够,亦或是不够专注,我止步于此。但不管怎么说,我还是拿了个省一回来。

再之后,我把「高二下学期」和「高三上学期」赌在了「出国留学」上。搜集了许多的资料,探讨了许多的可行性,出愿了大阪大学,最终被拒,也就没有了下文。

最后,我终于把「高三下学期」押在了「文化课」上,再把「未来」赌在了「自主招生」上。我选择自招的条件有三个:CS/SE要不输于厦大;不需要笔试;一定能拿到本一线。最终,浩然发现华南理工大学符合这些条件,我也就报了。

尽管报华工就意味着不能同时有其它的选择,尽管厦大、华东师范也有着相似的条件,但我并不后悔。今年省一共报了69人,而招生计划数在150左右,所以我也并不紧张。

并不是所有的赌局我都取得了胜利,但最后我还是选择了这样的一条道路。

再回首

我也许是个「中途半端」的人吧。

回头看看自己经历过的挑战,问自己,我全力以赴了吗?我不留遗憾了吗?

信息竞赛,初一普及组一等,三年换了三个语言拿了三个等级的普及组奖项,对C++有了初步的认识;高一提高组二等,高二提高组一等,尽管停课进行了许多训练,但最终由于少了几个字符(%、+1、-1、=、……),没能拿到太高的分数;福建省冬令营,用了STL的一个算法,没注意到end位置要+1,三个人都拿了30分打道回府。

要说没有遗憾那是假的;但即便在这个地方走了下去,我也没有最终能进省队的自信。如果能回到初中的话,我大概会专注于OI的训练;但到了现在,也只能把梦想寄托于大学的ACM竞赛了。

英才计划,2016年我作为计算机学科正式学员,在厦门大学接受周昌乐教授的指导;多数时候是晁飞教授给我们开会,汇报两周内的工作,并进行下一步的任务分配。但,到了最后项目进展并不好,我一个人糊了「多模态控制机械臂」这样的项目交到了英才论坛上,因为套了demo的神经网络,被狠狠怼了一顿。同行的有本校和厦一的两位同学,我们三个都拿到了「优秀」,除我外的两人拿到了「国际交流预选资格」。

2017年我申请了继续培养,终于摸到了脑电设备,但没有SDK,实际上还是没有碰到脑电数据,就写了个陀螺仪控制小车的玩意。这一年的英才论坛,我们小组三人得以同行,作为团队项目的是「人体姿态控制小车」;我估计这可能不太好,又赶了一个「跨平台的角色扮演游戏框架」,讲得倒也很流畅。教授最后问我的问题是「你这一年中有何成长」,我却不知如何应答。并不意外,我和另一个同学拿到了「优秀」,但都没有「资格」。最后,能作为代表上台领取优秀证书,也算是画上了一个句号吧。

要说对项目没有遗憾那也是假的;第一年如果能对神经网络有更多了解,如果能自己处理语音识别;第二年如果能买到SDK,能把SSVEP做出来……不过,我很庆幸自己加入了英才计划。我得以开拓视野,参与各个学科活动,遇见可爱的老师和同学们,写下这么多的故事……英才计划改变了我两年的高中生活,我也不会忘记这一段珍贵的时光。

数学竞赛,高一年的时候我并不用心于信息竞赛,而是跑去听MO课。邓鹏辉应该还是每周去双十,只是,他去机房,我去教室。一开始还是很开心的,到了高二就有点遭不住,初赛被刷,加上和钊哥分在两班,对MO和数学的热情就减退了。到现在,我也很怀念那段拿到周练一起速刷,拿到周考卷一起满分,发现难题就两眼放光的日子。

到最后,我似乎也没有拿到任何奖状;但提前学习了高中数学的所有知识,接触了一些高等数学的内容,对于我信息竞赛的训练也起了一定的作用。天补是个很优秀的数学老师,被大家尊称为「补神」,能一起听他讲解各种各样的题目是我的幸运。

高中的文化课就不想多言了,作为科技班的学生确实是丢人。唯一可以一提的是省质检A卷139,B卷140,填涂卡全对,算是没了念想。说真的,填涂卡全对这种事自从初中最后那次145就再也没有过了;不过,英语平时的分数还是在120-130这个区段转圈圈,平均分上几分的情况比较多。高考就有多少算多少吧,反正不可能140了。

如果重来一次高三,我能拿出不留遗憾的文化课成绩吗?我不知道,也并不希望重来一次。到了大学,没有了化学和生物,可能更多的就是擅长的科目了吧。可能正如马老师说的,大学才是我的主舞台。

后记

我喜欢计算机科学与技术。

尽管我并不特别擅长于哪个领域,但似乎也并没有特别不擅长于哪个领域;我并没有对哪个领域特别的兴趣,但对每个领域我都想要尝试一下。

或许,我想成为一名优秀的全栈工程师,而不是一个理论计算机科学工作者。

我很高兴能够用自己的技术帮助到周边的人,能够去创造一些什么新的东西。参加算法竞赛,进行视频剪辑,给新的小R添加功能,偶尔学学新的东西,给少电写点稿子,这都是很开心的事情。

高考结束后,老师定了两个蛋糕,义迟让大家许愿再吹蜡烛。

「すべての夢が叶いますように」

我许下了这样的愿望。

聚是一团火,散是满天星。

谨此纪念即将逝去的高中生活。

九月近况@ダッシュ!

正式成为高三狗。

回家后直接瘫在床上,刚睡醒起来写作业,怕是待会要来点咖啡(摊手)

刚才又转了一圈,能比较“合法”地出愿的还是只有阪大。好消息是,三年内出愿情报科学的大概有24人,实际考的只有12人左右,竞争似乎不大;坏消息是,情报科学只在三年前录取过一个留学生。

但是毕竟有“海外在住出愿可”+“TOEIC可”+“书面审查”+“可能internet面试”+“要JLPT”+“不要EJU”+“要推荐信”+“无需3月末毕业”+“不要高考成绩”这些条件,除了阪大我也没找到其他国/公立了。其实光是“海外在住出愿可”或“无需3月末毕业”的条件就找不到其他学校了。

虽然不在东京圈,但毕竟是帝大啊… 很可能留日的“彩票”就全部掷在阪大了吧。提前毕业感觉还是不太可行,而且如果不能上top 500的话还不如朝着厦大试一试。

总之先准备24日的TOEIC吧。也没几个星期了。

但现在好像应该先写作业(打滚)

 

喵喵喵

China Theory Week 2017

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更新Blog了。

现在是高二升高三的暑假;距离10月的TOEIC、11月的EJU、2月的考试以及6月的高考都不远了。

不过,我现在开始记录的是2017年计算机学科的暑期活动,China Theory Week 2017——理论计算机科学明日之星交流会。这并不是英才计划主办的活动;我们仅作为学员前去旁听。

拿到胸牌的人除去王老师共计10人,从2014届到2017届,意外地跨度还挺大呢。

你问哪个是我?知道的人自然能找到;不知道的就算了吧(微笑)

继续阅读China Theory Week 2017

会考倒数11天

算上今天的话,还剩下11天就要文科会考了。

也就是在 Day 12 [January 14, 2017] 之前,我需要到能在会考中取得 历史地理政治 三科全A的程度。

暂且不说我半年没上过课,也不说我过去一年内政治从未及格过,……好吧总之感觉就是很不妙。

这十天的文科课肯定是不能翘了。

和FJOI的准备不同,我不会按时间来记录,而是按科目、板块、知识点来记录。政治开卷,除了刷选择题以外要做的是记下题目要在哪里找答案,也是最难的一科。历史稍微好一点,刷完纲要刷考卷,背一背某些事件的影响之类的。地理……整本必修三我是没读过一个字的……老师好像也不打算复习因为刚刚教完。说实话我就算全天拿来写文科……

冷静,开始搞事情罢。

历史

必修一
必修二
必修三

地理

必修一
必修二
必修三

政治

经济生活
政治生活
文化生活
生活与哲学

FJOI倒数21天

今天江副校长和段长和我们三个谈话了,放我上来杠省选。期末考不用考。会考要考(倒数17天)。

不过说实话21天太少了。

红色题号:没搞很懂的题。

Notifications

  1. 不要忘记开long long int。
  2. 不要忘记取模。
  3. 不要忘记初始化数组。(高精度 / Floyd)
  4. 注意计算函数的位置。
  5. 提交前先查看计算结果。
  6. 提交前多做几组数据,特别是做数据难度不大的时候。
  7. 注意输出格式,特别是没有SPJ的带小数的时候。
  8. 注意查询区间max/min时,暂存变量的变量类型。
  9. abs不是模板函数,double类型使用fabs。

继续阅读FJOI倒数21天

Many things to do@年终报告

眼看着2016年也要结束了,最近也没正经的写点什么东西,就在这里写一点吧。

NOIP没考好,302分一等#104,本来估分270是二等,但今年线低至260。寒假的时候还能杠一波省选,虽然难,很难。偶尔可以打Codeforces玩,前面停的两个月课也不是一点收获都没有;该学的算法都是这两个月学的。

那么为什么没考好呢… 从结果上说,我少了一个条件判断(Day 1 T1 – 10pts),少了一个初始化(Day 1 T3,36pts),少了一个赋值(Day 2 T1 – 45pts),大概还被卡了一波精度(Day 2 T3,60pts)。

也不是什么很难的题,都是些基础的东西。

拿“不小心”当理由,说明你只有这个水平而已。如果你找不到更深层次的理由,那你也没有必要参加省选了。

——年段长

当然,理由不能是“不小心”。那,我又要怎么回答自己呢?

最近的#743(Div. 2)也是,A就是个非常简单的判断,C就是个非常简单的构造,然而我并没能看清楚问题。

至少我现在拿到了一个省一,虽然还不知道能否继续前进,但至少这两个月是有一些收获的。

说说英才计划的事情吧(现在25分了,过5分钟就得动身去学校)。

这半年其实毫无进展,然而因为有“英才论坛”,我们开始行动,尝试去完成这个课题。“脑电混合控制机械臂搭积木”这样一个团队课题,恐怕最后会变成“混合控制机械臂抓布偶叠罗汉”这样一个奇怪的个人课题吧?

计算机的课题大约有20个,要从中脱颖而出,成为“优秀课题”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何况我们看上去好像没做什么。

现在我能做(要做)的是,使用TensorFlor或者Torch做一个类Cifar-10的图像识别,这样就能认出哪个布偶在哪个位置,并且应该能有不错的识别率。再来就是8分钟的PPT和演讲稿,还有一张海报;如果要在PPT上放视频,这周日恐怕还得把视频给拍好。论文?Excuse me?好好好,杠一波,也许能搞个3k字的“报告”出来。现在真的只能半夜打代码了。

其他的呢?呵呵呵呵,这周日的补考(会考科目),说起来会考也只剩下30天了。历史感觉跟上了,地理感觉勉强能跟上,政治,政治,政治,(哇的一声哭了出来.jpg)

说起来我给博客换了一个主题,现在和佳佳酱的一样了(真的吗)。(其实就是WP默认的,大概是我长大之后审美变正常了)

好的,现在是晚上十点二十分,我溜到机房来继续打点字。

好暗啊。好冷啊。(谁让你不开灯)

补一点关于英才计划的事情吧。我申请了继续培养,续上一年,不过我不确定我是不是想去面试。最好能直接通过……这次提交也晚了两天,材料用的是去年的。真是麻烦省里的郑老师了。

这次的英才论坛似乎我们导师并没有推荐人(我想大概他不知道要推荐这回事),所以我在昨天才知道自己没在名单里,又麻烦了郑老师补报上来;不然就在这里结束了吧。

在生日满怀希望启程,Sounds great。

啊,还有一个好消息(迄今为止收到的最贵的生日礼物):学校居然给我们报销来回机票!提前确定了!

这真是太棒了。看看周日什么时候回来吧。

晚上去听了一个小时的政治课,11道单选意外地只错了一个。按这个步调,在剩下的一个月里也继续加油吧。

那么就到这里。我想晚上回去应该给安藤写一封邮件;毕竟我已经很久没有联系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