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近况@忙里偷闲

想来也很久没有写过定期Blog了;虽然最近事情很多,不过突然想起这一茬决定还是写一虾。

还有就是等哪天有空了签个证书……

进入四月,渐渐开始变热,但却也还没到开空调的时候。大学城的华工生活区是集中供冷的,虽说偶尔下雨又会冷到非得穿外套不可,但热起来晚上根本没法睡觉。

终于,某一天,学生的不满随着气温一起达到了几天来的顶点——当然,还有对隔壁学校独立空调的羡慕。虽然也有反馈过几次,但能源公司以“成本问题”拒绝提前开始供冷(听说一般是五月开始供冷)。

然后就上演了喜闻乐见的微博治校,30度不开空调一度窜上热搜;还有同学提出留学生宿舍有空调,再上纲上线一下,两小时就解决了能源问题。

虽然,次日的温度就回到了不需要开空调的水平,不过我也以此为机搬到了门口的集训室。显示器留在了宿舍,有空玩耍的时候用,大概。嗯……集训室有空调也有猫,晚上能开灯不断网,喵的。

有点忙?

上一周和这一周的周末各有一场CTF外带两场ACM;当然,是先把ACM打了,毕竟CTF时间跨度要长一些,也没有罚时一说。

但是这次的DDCTF是真的做得自闭;由于比赛还没有结束,我也就不再多说了。

上周六的计院校赛发挥不是很好,虽然前期切了四题,但后期我们一人卡着一题没有过;上周六的浙大校赛状态虽说稍微好了一些,但我这两天加起来怕不是贡献了有10发WA。这么打CF的话肯定是要掉R的(摊手)……

不过这两场比赛都有“在最后一两个小时我应该能做出来的题”,可以说是比较遗憾的。前者作为省赛的选拔倒也问题不大,但是后者就没什么办法了。那道捡垃圾的构造题确实是(摊手)

但是还是跑出去玩了

四月澳门的IFS和Wayne一起从珠海过去,待了一个周末;两个多小时刷了390k*2的AP,除此就一直在玩Pokemon Go了。

澳门场的IFS只有十几名Agent,甚至还能拉CF(现在想来是亏的,尽量最大化625才是上策)。当天我从各地的IFS群弄到了一堆Passcode,换了可能有七八组吧……不然真的是不够用。

虽然一开始因为IFS的场地比较郊区有些扫兴,不过意外的是在公园里看到了三只熊猫……这个是真的意外。

本来是打算当天来回的,结果一看时间发现不对劲,好像不太行,就想说能不能在澳门住一晚上,吃点澳门的夜宵和早点;但是一看价格,好像也不太行,遂决定回珠海。在IFS遇到的两位Agent (Trainer)带着我们一起吃了晚饭(高い!),还很热心地带着我们打了Raid,在超市买了泡面、饮料和一次性筷子(草)送给我们,甚至领着我们走到了关口。非常感谢这两位Agent > <

回到珠海,很快定了一间双人房,结果一看发现是个“影院房”(带投影仪和幕布)。如果是电视的话可能开都不会开,不过投影仪的话还是可以玩一下(拿B站投了一局狼人杀和半首圆周率),Wayne就听着圆周率睡着了(草)

原本买的是第二天早上十点多的车票,因为我还要回来打CTF;不过,在床上错过一道MISC的一血后我发现好像在珠海打问题也不大(Wayne居然一个人跑出去玩Pkmg也不叫我)。

于是改签到了下午一点,我们就出去打Raid;回摩尔广场吃午饭,突然发现好像赶不上车,于是又退票改到了晚上的车(真的是计划赶不上变化)。

然后,我的电脑就没电了——没有带电源适配器过来……(因为我觉得会当天来回)(摊手)

总之,还算是一个愉快的周末吧……CTF勉强算是尽人事了。

两场Live

在IFS前,和云鹏一起去了鹿乃的Live;在IFS后,独自去了香菜的Live。

要说两场Live的共同点的话,大概是都有「恋愛サーキュレーション」这首歌(并且都很High);至于不同点……

前者全程站着,后者全程坐着;

前者人少,后者人多;

前者荧光棒颜色很齐,后者五颜六色;

前者没见人偷拍,后者看全场盗摄;

前者我没带棒子,后者我带了。

不过观感来说,后者要好一些,场地比较大,两侧也各有一块屏幕。

在这里也不写更多了;不过这两场Live都很棒。很庆幸自己选了广州。

一些期待

虽然四月才过了一半,但一直都是在赶着DDL过的。报名了GSoC(虽然我觉得大概率要凉),还有广岛大学的暑期研修(半个月的日语和日本文化课程),不晓得能不能过。

前者过了的话,就有一个Project可以(有动力)去做,能去Push自己;没过的话就少了好几条的Deadline(ry);

后者过了的话,是一个尝试去使用日语交流的好机会——毕竟,在现实中听说的机会都不常有,平时也只是看番听广播剧而已;如果没过的话,就能省下一万多(ry)。

还有就是四天后的少电直播,虽然我现在稿子没写,彩排也还没彩排,甚至还不知道要播什么(ry),但在DDL前大概还是能肝出来的,毕竟这周没物理作业,大概(捶地)

emm……就先写这么多吧。不过说到这两周比赛,我确实挺喜欢这种紧张的感觉的;对未来的训练和各种赛事也算是有期待吧。

军事理论的考试不算。

哎,接着肝作业去了……

《四月近况@忙里偷闲》上的一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