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别走 X 2

再一次?

——『方老师,我们真诚地向您道歉,请回来继续给我们上辅导课吧……』

——『……可惜,这样的机会不会太多了。』

……

只是沉寂。

冷冷的沉寂。

一言不发的沉寂。

短暂凝重的沉寂。

没有人说一句话,在那时。

五秒后,这片沉寂被打破。

从一两个月前的事件说起

当时,同学们还对方老师感到不满,诸如教的不好云云。我对此持的态度是『我们有资格这么说吗』,不对此发表言论。而方同学来问我『你觉得哪个老师比较好?』我只是回了一句『你觉得这个问题有意义吗?』——无论如何,现在方老师是我们的老师,我们只能去适应他。何况我并不认为他有何不足。

某天自习课(每周有三天的下午第三/四节,数学老师会过来『坐镇』),老师开始讲评一张考卷里的一道题。那天作业很多,同学们都在奋笔疾书……于是,方老师说『如果你们不想要,我就不来了』。结果某位同学来了一句『好』。

可想而知,如果你是老师,会怎么样?

这件事只是导火索,点燃了这把火的是一周后的事件。

在一段时间以后,我们才得知了这一事件的发生——并且是由数学老师之口。

某位同学(和上文一样不一样我不清楚)给方老师写了一封信。详细内容我并不清楚,但是大意就是这样的『方老师,你不要在占用我们的时间了(自习课),还有作业也不要那么多』云云。这不算什么,署名是『初一七班 全体同学』。

如果你是老师,你会怎么想?令人不寒而栗。

不管这两位同学是谁,他们是我们初一七班的一员。无论如何解释都没用了,已经伤到了方老师的心。

解释?解释什么呢?毕竟有同学这么想,毕竟有同学这么做,毕竟这是我们的同学。

如果?如果什么呢?如果这同学没这么做,如果上课没那么吵,如果我们再更认真一点,如果我们不乱来?如果是没有意义的,当你说出『如果』的时候你就已经输了。

Result

等我们集体向方老师道歉,已经是今天。并且还是在语文老师的一番话下才醒悟过来。

之前虽然也有提到,但是一拖再拖,班委也好像忘记了这件事。

为什么我们没有做?不要问为什么班委没有做,这是我们全班的事情,我们都应该对方老师道歉,作为初一七班的一员。

终于,已经晚了。一切都已经结束,或者说将要结束了。

李泉灵同学在黑板上写下『方老师:我们真诚地向您道歉,请回来继续给我们上辅导课吧 初一七班 全体同学』,我们全班这么对方老师说时,为时已晚。

这两个月来我们的表现,所作所为已经伤透了方老师的心了吧。一切仿佛都无法挽回——『仿佛』是我加上去的,我希望能有这个词。

在方老师走进教室的一瞬间,我已经有了预感。现在,它得到了证实。

End? or?

——『已经晚了。

————我已经向学校申请不再教你们了。

————我已经提交申请不再教你们班了。

————所以,时间不多了。』

沉寂被打破。但之后还是短暂的沉寂。

……

沉寂再度被打破。

——『坐下吧。』

然后呢?刘老师来了,刘老师走了。现在方老师来了,方老师又要走了?

方老师不优秀吗?方老师教不好我们吗?方老师很优秀。『方老师抱着满腔热情要来教你们,可你们呢?』语文老师如是说。语文老师的心情,我无法用语言表达。

这是我们的所为导致的结果,我们没有能力没有办法也没有理由去抱怨。方老师下学期不再会来,来教我们的会是谁?这是既定的事实吗?我们不能去改变它吗?我很想在问号后面加上一个感叹号,但我终究没有这么做。

此后的一瞬间仿佛很短,但又十分漫长。我想,有这种感觉的不只是我一人。

只是后悔了吗?只是觉得晚了吗?不,这不够。

引发的更多深思,或许不止我一人吧。

仅仅是希望——我希望这是希望

——老师,别走。

——留下吧……

仅仅这么希望着……

The Blank

数学课只剩下两节?我们还能见到几次方老师?

——漠然地想着的我,发到了期末模拟考考卷。

和同桌一样,是满分。

这没有给我带来任何的激动。

这不算好消息,对我而言,对此时而言。

方老师给每个考满分的同学都发了100元,总有种莫名的异样。

很想说『方老师,您留下来吧』——但是最终没能说出口。

如果上面的『希望』无法满足,那我们以后还会有交集吧,如此希望着。——就如Rt退出噬身之蛇汉化组一般,我们什么都没法说,什么都没法做么。仅仅如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