桜の国、よろしくお願いします!

前记

樱花计划启程的日子是7月2日。

さくら·サイエンス·プラン。

一个亚洲青少年到日本的交流活动。

现在是东京时间2016年7月5日00:15,距离离开日本还有104个小时。稿子还没写,记录还没写,恐怕是还不能睡觉的。

好吧,总之,让我开始记录这一个故事。

由于后继者访问这个地方的可能性并不高,加上我懒得去查阅具体的时间信息,我将侧重于记录内容而不是精确时间。

Day -3

今天去中国银行换了张一万元的日币。(花了650人民币)。

第一次摸到真的日元欸w

Day -1

最后一科的生物选择题写完不小心睡着了……缺考标记倒是涂了,但是监考老师并没有注意到,回来反问我为什么不告诉他Orz 明明其他老师根本就没理我。

不过这样就结束了。

回到教室,简单的改造了一下Safetree Worker,很快地(15mins)解决了全员暑假安全教育。然后就被班主任请回家了。“你们可以去整理行装了。”

然后出门喝了点冷饮,和明早去德国的Steve和Mr.Z一起。Mr.Z说他有点感冒,于是就点了热奶茶。

晚上想起来回去交夏令营报名表顺便写一下期末评语,帮陈土捎一个蓝本子,得知Mr.Z发烧进医院点滴了,是不是有些对不起他呢。

最后一次行使了安全员的职责,关好门窗拉下电闸。(事实上并不是最后一次)さようなら、クラス十四。

Day 0

今天要前往北京。(MF8117),整理好了所有行装,昨晚说好要来的滴滴却大半夜的在岛内睡觉,真是很不靠谱的呢……

四点的时候给Steve电话,他父亲愿意载我真是太好了。后来 才知道我爷爷和他是曾经的工友(笑),这个世界真小。

Steve的母上给我一种和我的母上相似的感觉,在一些事儿上纠缠不放,比如为什么Steve拿着iTouch……虽然是他买的,但是似乎他妈并不知道,于是我就很尴尬了。“你知道怎么回事吗”“???”“你们不要互相包庇”“???”

Excuse me???

不过Steve父亲似乎比较随和。再往下继续谈论也不好,就到这里吧。

行李放上学校的Bus,最后回头看一眼凌晨四时的校园。好的,走吧。(感谢武老师让我搭上车)。

到T4后转Taxi到T3,快到6:00的时候同行的朱慧琳同学出现在了八号候机口;韩江月同学用里程换的机票于是我们不在同一个航班上。还有高涵之同学早上四点起来才整理行装差点没赶上飞机,这是后话。

我的座位是45A,慧琳选了45B,涵之43A,很尴尬……不过因为人少,分别调成了45ACB,于是就不太尴尬了(???)

(回忆 [讨论组@2016.06.21晚] :我「我选了45a」/ 涵之「我拿43A吧。。。」 / 慧琳「那我要选座吗…」 / 我「如果你想要靠窗的座位的话不如44A?」 / 慧琳「A都是一排吗?」 / 我「嗯」/ 慧琳「43A45A是一列不同行吧……」/ 我「A的都是靠窗的」/ 慧琳「…所以是要分开坐吗?」/ 我「…或者你要选43/45B?」/ 慧琳「…好吧」「我以为要联络一下感情… 」/ 我(吃饭团.jpg)/ 十分钟经过 /  慧琳「45B」)

然后我当场就尴尬了起来 (0_0) 毕竟都是青春期的少年呢(笑)

下飞机后一行人花了一个小时集合,然后又花了一个小时在机场线上 ,用滴滴打车走了明明只有不到2km的路(然而车子绕了好几圈都没绕到)。北京职工之家的住宿很不错,只是ABC栋一开始傻傻分不清楚。

下午的行程是行前说明会,讲了一些中日关系和既得利益之类的事情,不过按我说得利最大的是我们这群幸运的高中生吧。中国团组总共是80+16人,其中20+4个青海20+4个甘肃,剩下的是20+4个英才计划(每个学科四个人,我属于计算机学科)和20+4个奥赛选手。除了我大家都是大神w

然后咱拜访了天安门广场,和政治书上的三大圣地(人大、国务院、最高法庭)。最高法庭没办法拍摄正门,所以我们从侧面拍了几张。

晚上去了王府井,吃了一点小吃街的东西,北京炸酱面啥的……虽然说的确是应该来了吃一次但是我怎么觉得我是盗版店铺的受害者呢……带着小伙伴们走到浑身无力感觉有点对不起大家啊。走了一路都没能买到uno,终于晚上九点左右回职工之家的路上路过了一家很诡异的超市买了一盒扑克牌(这样就可以充当uno了)……

事后看来,在王府井没有买三国杀是失策。

第一次用浴缸洗澡(毕竟乡下人)…気持ちいい…

Day 1

早上起床还没吃东西就整理行装然后退房,之后到C栋门口集合,由大巴送到首都机场准备搭乘ANA的NH956航班。进了机场过了安检(每次安检都很痛苦,特别是我这种整个包都是各种电子元件和数据线的),不过好在也没出什么事的过去了。机场里面买了个叫什么帕帕尼的面包,还有卡布奇诺,贵得差点没哭出来……“要加糖吗?”“嗯。”……然后账单上就多了一美刀啊!把这事儿跟露露说了,他说,“能选择要不要加糖,是你的幸福。”(来根烟冷静一下.jpg)这好像是我吃过的最贵的一顿早饭了。

过了安检之后饮料就能带上飞机(吃的也可以),这还是我第一次意识到这事儿。之前几次没在机场里面买点水有点傻啊Orz。

飞机因为航空管制的原因延误了一个小时,Google Now的信息真是很及时啊,比飞机广播都快(哭笑不得.jpg)

上了飞机之后好像也没有特别地意识到自己离开了中国国境,但是这的确是我第一次用日语吧…跟服务员要吃的的时候…「これをください」「コーヒーでお願いします」不过第一次她说没有咖啡的时候懵逼了一下(没听清(然后她就给了我绿茶(一脸懵逼(两脸懵逼(尴尬(

不过飞机上可以两套午餐选一套倒是挺不错的。看起来都挺好吃(实际上也很好吃)。日本っぽいです。一份饭,再加上一份面,再来个小面包,还有黄油酱油什么的。

全日空的波音787上的娱乐系统很明显是基于Android的,不好说和厦航比起来怎么样,不过都是那么样的东西吧。反正我玩PSV……顺便无聊的时候把飞机上的俄罗斯方块打通关了(刷新了记录),诀窍是连打变化方向键,这样能在超高速的情况下争取一点时间,尽管如此还是要有飞一般的手速和反应速度吧大概。三角键可以拿来暂存当前积木,这个可以拿来缓一缓。

从飞机上下来,首先是找到举着Sakura Science牌子的人,但到底是谁我已经忘了(尽管对每个协调员我都还有印象)。虽然可以换钱但我并没有在那里换,事后发现宾馆没法用一万日元买东西简直是非常的尴尬Orz。「No No」(拿出卡)「これは使えますか」「No No」(一脸懵逼)

其实严格来说我们住的地方不算宾馆,但是行前说明会的时候老师一直说住宿条件可能会很艰苦,在巴士上JST的协调员也一直说我们的住宿条件会很艰苦……我们住的地方叫做 BumB东京体育文化馆,地址是江东区梦之岛公园2-1-3。怎么都好,进去后吃的第一顿饭整个人都不好了,自助餐,金黄色的鱼排,多汁的鱼肉,还有金黄色的炸虾,多汁的猪肉(好像哪里不对)(形容词匮乏得过分了吧),总之「ここは日本だ」という感じです。

这种豪华的晚饭很久都没吃过了(

我一开始以为只有第一顿吃得很好,没想到以后每一顿都吃得很好。还不要钱。穷人家出来的孩子直接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这里并不要求用餐的顾客自己端走餐盘……所以这其实是中国特色?不晓得。

晚上的说明会大概分了一下车,厦门的除了涵之在三号车,我们三个都在二号车(事实上之后的活动也几乎都在一个大队里面)。然后分了房间就上去了,同寝室的有涵之和浩然和两个看上去很愉快的小伙伴。这个浩然不是那个浩然,这个浩然姓邓,也是计算机学科的。这间宿舍里面剩下的人都是数学科的,然后都是英才计划的。

所以说这住宿环境哪里艰苦了,这比北京的职工之家还要好的吧……虽然五个人一间但是两个洋式三个榻榻米,有1080P的电视能接HDMI,有独立卫浴还有浴缸(和Super Toilet(雾,还有冰箱……这根本就不是国内那种学生宿舍好吧,我听说艰苦第一反应不是这种Dormitory而是军训的那种Dormitory好吧(这里还有洗衣房和大浴场……

第一天就斗斗地主地过去了。分发了SSHP的Participants’ Handbook,其中记载了详细的日程(虽然最后好像还是改了好几个(嘛,怎么都好(。

Day 2

早饭是在BumB吃的。

上午拜访镰仓,这是我第一次亲眼看到神社,尽管并没有前去参拜。一路上能看到由比ヶ浜等地名,有种圣地巡礼的感觉。

之后逛了一个多小时的街,买了书和uno(1000日元)。

此行在日本买的东西其实主要也是书了,毕竟吃的东西没几天就吃光了,书可以啃很久(我日语并不很好大概也是一个原因)。

午饭是在镰仓一家店里吃的,有炸鸡和炸薯条之类的东西。

因为还剩了时间,给我们去了对面的商场,我买了两本渡航老师的轻小说以及两个很便宜的中古游戏。

下午访问JAMSTEC(果酱科技(x(其实是Japan Agency for Marine-Earth Science and Technology,在横须贺。

晚上是在お台场吃的,有意大利面、橙汁、叫不上名字的鱼和炸鸡、炸薯条。说起来薯条倒是天天见……

Day 3

早餐在BumB解决,这里的自助餐真是太棒了)

早上访问了芝浦工业大学,给我们案内的是一位来自蒙古的前辈,一开始说英文。分别时,我尝试了用日语、中文、英语跟他交流,但总感觉不是他的母语,直到我得知真相,整个人都尴尬了…

午餐时便当,三明治和苹果汁以及很硬的薯条。这几天每次出现生活垃圾的时候都会进行细致的垃圾分类,在国内是看不到这种情形的吧。

下午是诺贝尔奖得主,白川英树先生的化学实验课。在做出来的导电聚合物两侧接上电极,就像灯泡一样发光了。此后,我们参观了校园内的几个实验室,超导体,动作捕捉,以及脑机接口相关的,非常有趣。

晚上去台场享用了一顿非常丰盛的自助餐。

Day 4

今天,我们搭乘新干线「のぞみ」前往名古屋。

早上听物理诺贝尔奖得主益川敏英先生的演讲。「若世间没有战争,那该多好?」

之后参观大学,并和日本的高中生共进午餐。比起厦门的校服来…不多说了…

吃饭的时候我们并没有太多的交流,只是各吃各的,气氛略微尴尬。我听到他们说「找不到话题啊」……后来他问我们的兴趣,他说他喜欢弓道。我们问,这是运动吗?他思考了一下回答,比起运动,应该说是艺术(日式英语)。

在前往他们高中的路上,他对我说英语,我对他说日语(总觉得哪里不对)。他问我们一天在学校待多久,我便回答从早上七点到晚上十点二十分,他表示惊讶。

在分别之前,我送了一份学校的明信片给他,并互相交换了邮箱地址。这大概是我一周内最大的收获了吧w

在他们的高中,我们进行了“文化体验活动”,我分到的是よさこい组(舞蹈)。总体来说还是很开心的;他们的教室里似乎都是Windows 10(重点不对)。尽管我们跳得好像不怎么样,老师还是一个劲儿地说我们跳的好(笑)。

晚餐是在新干线上吃的,和中午类似的便当。拉一下线就能加热(其实在国内也能见到类似的东西,上海大概比较容易找到)。

Day 5

今天,去了未来科学馆、东京历史博物馆以及秋叶原。

在未来科学馆内,我看到了大屏幕上Windows 10的升级提示(不是重点),和日本首个航天员毛利卫先生见面了。正如他所说,「国家有界,宇宙无界」,科学亦没有国境。

接下来我们一同为载人火箭的发射倒数,看完机器人的表演后就前往东京历史博物馆参观。

出来后我看到了卖饮料的自动售货机。不,不是那种卖瓶装饮料的售货机,是可以选择饮料种类,是否要杯盖,量多或少,温度如何,加多少冰的售货机…

秋叶原内的Animate值得一去,有はいふり的周边专卖区域,买了文件夹set和邮票set。后悔没带点New Game的周边回来了呢。

今天的晚餐是在中华料理店吃的(说实话,除了宫保鸡丁,好像看不出来什么中华料理)。中国的日本料理和日本的中华料理,我大概更喜欢前者。

Day 6

今天我们参观完大学之后去了皇居,在路上吃了一杯300円的哈根达斯。

味道差不多忘了,感觉日本的自动售货机啥都卖好厉害啊…

中午吃的是“绿色自助餐”,中途溜出去逛了一下Books off(是叫这个名字吗)……

下午,我们到JICE本部参加送别会。其它四个国家的发言人都用英文,就中国的是用日文。拿到SSP参与证明以及徽章之后,才意识到这趟行程已经到了尾声。

明天就要回国了;要最后整理一波自己的行李。然而,Arc Touch和Wacom Pen找不着了……还都是黑色的不好找……

于是整个晚上都在翻箱倒柜的找。然而并没有找到。

Day 7

今天是回国的日子啦。

昨晚顾着找东西其实并没有怎么睡觉(大概睡着了两个小时)。

眼看着过一个多小时就要撤离了,只能去问一下前台有没有东西落在315号房;下楼的时候正好碰到了小林老师,说明情况后她帮我问了前台,但得到的答复是并没有这样的东西丢失的记录。既然如此那还是在418里面好好找找吧。

结果在临走前的几分钟,发现鼠标和笔躺在舍友的黑色行李箱庞大的身躯之下。当时我整个人的表情是……不可描述的……安心、疲倦,感到昨晚全都白忙活了Orz。

早餐是在到机场的路上解决的,和之前差不多一样的便当。

向协调员的小林老师表示感谢,「楽しかった」。

在机场里意外的找到了想要的书,买了四本,再加上一盒巧克力,一瓶牛奶咖啡(真的好喝)。

说起来尽管安检前要丢掉液体,但是安检后买的饮料是可以带进去的。

上飞机前,把最后一份明信片送给带队的王老师;下飞机后,与组内的小伙伴们道别。

然后转乘厦航,飞回厦门,和三位小伙伴告别,再转滴滴回家,倒头便睡。

Day 8

几乎是睡了一整天。

真的是睡了一整天;一动不动的。连着十六个小时。我梦见我做了个梦。(双重梦境@盗梦空间)

Summary

这里要写点感想;因为要交给科协,要在必要的时候念两句诗(并不);所以差不多也该在这动点笔了。在这一个Section里面我尽可能写得认真一点,但是喜欢用括号的习惯恐怕没那么容易改掉。

高一的小伙伴们在一个学年的拼搏之后终于等来了最后的试炼,然而可惜的是我们并没有机会和他们一同享受这一段美好的挥洒青春汗水的时光。(翻译:我们就这么光明正大地逃掉反正了期末的市质检。)

非常幸运地,我成为了英才计划计算机学科的学员之一,从而有机会参与「樱花计划」- 「Sakura Science High School Plan」。从初三进入直升班起,经由各种机缘巧合,我看到了更为广阔的世界。一直到初三,我是没有出过福建省的;小时候去过永安,开始信息奥赛后便去过几次福州。初三的暑假,我去了“相约未名湖”的夏令营,和Class EX一同探访帝都的风景名胜;高一的寒假,参与“走进计算机世界”冬令营,感受到了北国的冬;高一的暑假,我竟前往东京,探访了梦想中的那个樱花的国度。

在冬令营时,我曾问带队的邱老师,要怎么样才能通过樱花计划;他告诉我,多写豆腐块,某个同学虽然写的没啥东西,但是写得多,后来就过了。剩下的寒假里,我加工了五篇三千字左右的豆腐块,其中一篇是日文的;再准备个自我介绍,附上博客、wiki、GitHub的链接……我能做的也就只是这些了。因为并没有科技创新的奖状所以其实我是很虚的……申报通过这事儿我还是后知后觉,当时我的反应直接就是这样的。感谢科协,一直帮我修订英文的露露,帮我修订中文的云鹏,帮我修订日文的萧萧、光线和lolly,还有一直支持着我的家人、老师和同学。

学了四年的日语,来到日本后总是能派上点用场的(我的日语听力大概要比英语听力来的好,可能是一直有在看番、听广播剧的关系吧)。在日本度过的七天(实际上是六天)时间,没有碰到什么语言障碍。日语不通还有英语,有时候中文也能通,再不行可以手势比划带上谷歌翻译;生活上有JICE的协调员和科协的领队老师,大体上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前几天不知道洗衣房在哪里,也不知道要用充值卡。「あの、洗濯のカードと洗剤をください」英语的话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跟前台要……

说说对日本的印象吧。对这个国家的印象词应该是干净、有序;而对国民的印象词是礼貌、自律。表面上看,靠左行和语言的差异似乎是两个国家最大的不同;但事实上,「不要给别人添麻烦」才是真正的差异。在日本,倒是很少看到意识形态的广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而「他の人に迷惑をしない」却是深入人心的。回国以后我去了一趟福州,在文庙的路口,行人和车毫无章法地混杂在一起——没有谦让,除非前面有人或车挡着不得已停下,只是各走各的。这样的场景在厦门是无法想象的。福州明明是省会,却感受不到哪怕比厦门同安更为清爽的感觉;尽管旁边就有着“不要闯红灯”的宣传画——画中五个人排成一列有序地等待绿灯。这样的宣传画真的有用吗?看到眼前这样的景象,这样的宣传只会让人苦笑而已。

发达国家发达的不仅仅是经济。在某天的路途中,JICE的协调员小林老师说过,一个城市的发达程度,只要看它的垃圾分类和垃圾处理厂就可以了。这话不无道理;日本的烟囱排出的烟是白色的,而不是灰黑色的。「那个基本上就是水蒸气」,小林老师说。大多数的杂质都经过化学和物理手段处理掉了,能做到这一点的基础无疑是深入人心的垃圾分类(应该还有法律强制力的因素)。日本的垃圾桶不多,但只要有垃圾桶的地方上面都明确地写「燃えるゴミ」「燃えないゴミ」(可燃垃圾和不可燃垃圾),而不像国内是按可回收垃圾和不可回收垃圾分类——事实上这也没有用,一来并没有法律强制力,二来具体执行它的其实是回收垃圾的清扫工。他们有时候会把塑料瓶拣出来卖钱,不过也就这样了。日本有的垃圾桶是分六个类别的,果皮、电池、塑料瓶、纸杯,etc.

此外,日本的食品安全是很让人放心的。这其实也不必多说了,哪怕是百年老店,只要出过问题,名誉受到损害,东山再起就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了。这样的一个环境造就了这样一个健康的市场。日本的水果很贵,不过果汁就比较便宜(相对日本的收入水平),到处都有自动售货机。有的地方还有高级的自动售货机,有卖咖啡、混合果汁等,甚至还能选择要不要杯盖,加多少糖,加多少冰,非常地有趣。日本的物价和收入水平大约都是中国的六倍,东京圈每小时的最低时给是900日元左右;物价各地差异不是太大。简单地说的话,一小瓶果汁的价格大约是10人民币,4瓶冰红茶;但是一杯哈根达斯的价格也就300日元,2瓶果汁的价格;但是国内的哈根达斯一小个球好像就要20瓶冰红茶了……

各种各样的地方看起来差距不大,但这并不是十年、二十年就能够扭转的东西。或许一切要追溯到几百、几千年前;但毕竟这已经不是我们可以改变的了。改变自己就能改变世界这种说辞只不过是自大,或者说是自我安慰;毕竟中国人多嘛。不管什么东西除以十四个亿,就比较那个了。我大天朝地大物博,但或许正因如此,要从上而下地Evolute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怎么说呢,每次看网易/腾讯新闻的评论区的时候都有种要完的感觉。在几乎相同的境遇下,历史给出了不同的剧本,这既是偶然,也是必然。无论如何,我们应该是在向前进的。

但这里还是说点积极的东西吧,毕竟我们看到了第一世界;暂且不提报效祖国这些看起来比较虚无缥缈的东西,看看自己还能够做什么,应该去做什么。参观了几个大学,见了几位诺贝尔奖得主,在大学方面似乎没看到太多和国内差距太大的地方。因为中国地儿比较大,大概校区会比中国来得小一点;至于实验室的设备我就无从得知了;只看参观的几个实验室,条件应该是相当不错的。再和中国的高校对比的话我就说不上什么东西就是了。

About Future

对我来说,本科就读的专业无非是 Computer Science 或者 Software Engineering。未来的职业方向大体上是比较明确的(Programming);但在技术爆炸的这个时代,具体的职业可能就不那么清晰了。Android / iOS开发、Desktop App开发、网页设计… 只是想做点什么东西,去写点什么东西,能找到更为具体的东西就好了呢。脑机接口和人工智能的未来会怎样,谁都说不好;说不定我会参与到科研当中……在高一的暑假,我能够想到的也就只是这样。

从日本回来后我的面前似乎有着一条新的路,赴日留学。这其实很早以前就有在想了,但是它对于经济条件的要求让我望而却步;有了一笔启动资金后这似乎成为了可能的事情。这不是一条容易的路,母上大人持支持态度,父亲还得问一下。一直以来是“随我去”的,不过这么大的抉择,能通过的话就好了。考到国立大学并申请到学费减半的话就还是能过得去的。如果走这条路的话,高考成绩就不太重要,取而代之的是四个月后的EJU。此外,还需要在高三那年的12月参加JLPT,找个时候考TOEFL(这准备恐怕就比较困难)和JTEST(由于听力比重比较大或许会简单一些)。语言学校的学费将会成为这几年来的最大开支,因此如果一次没能通过,恐怕就没有机会了。

现在的情况比较复杂,父母同意之后又反悔了(他们当时并没有想清楚,大概)。如果不读语言学校的话就能省下一笔钱,也不会有飞过去了却没大学读的尴尬情况(如果第一年语言学校没有考上,就血本无归,国内的大学也会成为问题)。

暂且专注于信息竞赛,如果没能在这条路上得到些什么再考虑这个,我是这么和双亲说的。毕竟不管走哪条路,现在需要做的事情不会改变。把它姑且延到高三再做决定… 但是日语要在高三下学期前考到N2以上。

如果真的这么决定,看起来需要做的是海外出愿,已知的似乎只有大阪大学;另一个是选考两个校内考时间在十五天内的C1以上国立大学,让朋友帮忙出愿,到时候校内考用旅游签证飞过去考。

阿姨是这么描述我的:把全家的每一分钱扒出来去冒险,去“追求梦想”,实在很难给出一个“赞成”,太过残忍。

但我并不打算依靠父母来支给我的生活费和学费… 除了アルバイト以外还有各种各样的奖学金和贷与式奖学金,也有学费减免可以申请。只是一味地寻找反面论据让我很难过 – 这些真的不可行吗?

在One Note上我写了比较详细的东西,此话后表。

《桜の国、よろしくお願いします!》有9个想法

  1. 感觉本应该有重点的日期都是空的啊(笑)
    //当然这其实挺正常的,信息量太大的时候之后很可能什么都写不好
    关于差距问题,确实JPN的发展相对来说不错(毕竟后期发展很快),包括国民素质等似乎都是比较高的。
    如果要是去日本留学的话,语言和资金的需求似乎都不小(但是比别的国家便宜很多啊喂)
    Joshua的博文一直都写得很精彩,期待下一篇(@BJN?) 🙂

  2. 我就是比较爱用英文,之前去HK晚上出去买点吃的东西顺便买点东西捎给别人,没想到我超不标准的粤语居然能被HK人听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